联系方式

关于我们

湖南利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官网!

舞凤山是由几十条支脉簇拥起来的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7-08-26 22:29

 
  
  县东高耸入云的。舞凤山就像是一颗老树,簇拥着他的支脉就是根系,一条条向下面的远处延伸,慢慢地支脉平缓了,宽阔了,就形成了乡民数千年赖以繁衍生息的一绺绺宽窄不等的黄土高原特有的地理环境——塬。
  舞凤山是由几十条支脉簇拥起来的
  县城是处在舞凤山脚下居中两根支脉的夹持之中,如果说舞凤山是风头,那么县城就是凤脊背,那两根支脉延伸形成的全县最宽阔平整的南北两大塬及他们带起来的小支脉就是凤凰飞起来的翅膀。所以,县城虽然是在舞凤山主峰直接延伸下来一百多里沟叉汇集形成的宽阔川道里,但犹如从两翅中间看风头一样,在县城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抬头往东,就可以望到舞凤山顶上去。
  
  地势不平、交通不便的舞凤山区,托父母官们招商引资不力的福,基本上都处于封山状态的林区或者半原始农耕现状的零散农户。因而没有任何现代文明的副产品——垃圾和污染。所以,穿县城而过的河水还没有像山外许多地方那样变得混浊污秽。仍然清澈得可以看得见河里石隙不时游过的蝌蚪小鱼,河岸的草丛泥沙里还偶尔可以捉得到小小的淡黄螃蟹,舞凤山北麓脉系形成的区域,从秦置郡县以后从“清水邑”定名为“清水县”,数千年的清水县名一直沿袭称谓到了如今。
  
  舞凤山古来就是出美人的有名地方,清水县舞凤山甜妹子总公司这个响亮的名字一打出来,就给人一种不同凡响的第一印象。公司成立以后第一个大的活动,就是在这凤凰的脖颈上的一个几十亩大的平台上搭建舞台的。田美他们几个几经实地考察,借助半山古寺腊月二十传统庙会,以雄伟奇秀的舞凤山为大背景,在平台靠山部位,请人稍加平削,就搞了一座以土台为基础的大舞台。到时候,只要挂上幕帐和灯光以及扩音设备,就是全县民间锁喇擂台大赛的最好舞台了。
  
  几十亩大的平台,不但是背靠蜿蜒一百多里直至云天的舞凤山,面对秀水弯曲、楼台参差的清水小城,往上攀石阶入林荫又是石窟隐隐的“东老爷”旧庙宇。这里,既是所有来古庙参拜参观的世俗僧侣的必由之路,也是可以容得下尽可能多的观众的独一场地。
  
  艺术总公司由于太笼统,所申请的经营项目又包罗了文化艺术的市场开发、业务培训、演出组织、人员中介、物品经营等许多种足够多的繁杂内容,虽然他们几个由薛剑锋叶腊梅各集资两千元,宇林和田美各集资一千元,注册资金五万元已经远远超过了当时号称“一元钱注册公司”的要求,可田美拿着文化局盖章同意的申请书去公安局办理特殊行业许可证,就被治安大队那个黑瘦小个的队长只一句话:“你们曲曲那几个人,几万块钱,就想一口把全县特殊行业的所有业务都包揽了?也不嫌把你们都吃得憋死?!”一口给断然拒绝了。在其他人的撺掇下,田美再去找了几回那队长见田美还是两手空空,就发火了:“公安局又不是光给你一家人开的!你这么跑断腿也是白扑空!你去问问你们那个局长,是政府把他们那个部门的事情都让他托付给了你还是他被你漂亮脸蛋给晃昏了?支着你来逼我盖章子,是不是他?”队长要把一个情人安排进文化系统去,吃了文化局长的闭门羹,也很生局长的气。
  
  田美被队长骂得流着眼泪回来,气得宇林他们同仇敌忾乱骂了一通,还是宇林年纪大经事多,就说:“而今办任何事情都要请客送礼,咱们再凑上一点钱,给人家治安大队队长送去吧。”
  
  薛剑锋火气涌上来,大声说:“给这狗东西送他妈的屄!一分钱都不要送!我有个亲戚在市公安局有熟人,我去给他打个电话去!”出去给省厅缉毒总队队长打了个电话。
  
  不到一个小时,治安大队队长就亲自把盖好了钢印的许可证给田美送来了,还不住地对田美点头哈腰道歉:“田大经理,实在对不起,我确实不知道您就是市局局长的姨表妹,多有得罪!多有得罪!以后您公司经营遇到任何人挡道作难,只要给兄弟我一个电话,我保证给你把路扫得光光得!”田美他们以后还要在队长的管辖范围做生意,也就没有多使走手,客客气气送走了治安队长。
  
  下来的手续由于都在县委县政府鼓励职工干部经商办企业的大政策范围之内,有薛剑锋和叶腊梅两位高人的参谋和文化局领导的主动协调,公司注册批准等一系列需要跑来跑去盖公章的麻烦事情都顺利解决了。
  
  清水县舞凤山艺术总公司的牌子就挂在县文化局临街那两间原先被租出去卖百货的门面房前,要是不知道内情,还都以为这个公司真的是文化局下属的一个文化事业机构呢,这个主意是薛剑锋给田美出的前提条件之一。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文化局还同意他们公司提议的民间锁喇比赛由文化局发文件以县政府名义组织,并无偿派专门人才参加评选,县文化馆具体协助进行。
  
  公司的揭牌仪式由文化局长请来了县委管宣传口的副书记和主管副县长。近处的几个和宇林田美关系不错的锁喇班子赶来义务助兴,加上本系统四五个单位的领导和十几个业务管理干部,新公司花两千多元在清水宾馆摆了四席酒菜,就热热闹闹圆满亮牌。从表面上的形式看,人们大都以为这个公司就是县文化局的直接下属机构,那个由工商局颁发的私营性质的营业执照,就锁在田美在文化局二楼那个总经理办公室单间房子里的保险柜里没有往出挂。叶腊梅给田美出这个主意说是为了更顺利地开展工作。
  
  总公司揭牌饭后,紧接着就在文化局办公室召开有县委县政府领导参加的第一次业务协调会议,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田美在会上一亮出公司 “立足本县实际,繁荣群众文化,尊重专家内行,业务自主经营,经费盈亏自负”的宗旨,立即得到了与会所有人的由衷赞许。多少年来,这样的活动哪一次不是要想尽千方百计往政府的口袋里掏钱去办?那几个书呆子专家馆员副研究馆员们甚至激动得当场表态:“田经理,以后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打个招呼就行了,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田美故意说:“现在可是商品社会,你们的出场费我不一定付得起。”
  
  一位管了全县民间艺术多半辈子的老馆员急得额头的血管都绷得蚯蚓似的高凸起来说道:“你把我们都当什么人了?群众文化活动只要不把长官意志放在第一位,只要真正尊重文化艺术的基本规律,尊重人民群众的普遍呼声,我老朽就是天天背上干粮去参与也心甘情愿!”他缓气咽了一口唾沫又说:“就说去年的民间社火比赛吧,就完全脱离了民间千百年传承下来的原汁原味的原始土气,一味贪大求洋,看哪个乡镇花的钱多,彩车搭得洋气,衣服整齐划一,锣鼓人多气派,就硬给评第一,发奖牌。这是评谁花的钱多还是评民间社火?这民间社火是几百几千年发展进化起来的,还是一两年才突然请人编排的?”
  
  老馆员还要喋喋不休去诉说已往的历次评选活动中的不堪内幕,文化局长及时插话制止道:“老先生,我们这次会议是讨论怎么样才能协助配合田美同志的舞凤山甜妹子艺术总公司顺利地组织好全县的民间锁喇比赛。大家最好不多说以前的婆婆妈妈了,只说这次评选怎样才能既不要政府拨款,又能进行得各方面都比较满意。反正县上已经同意这次锁喇比赛由舞凤山甜妹子艺术总公司出头组织,最后的拍板权就是田美总经理了。”就又向田美说:“田美同志,你表个态呀,你们公司是怎么打算公开、公正、公平地开展这次活动呀?”
  
  田美按照薛剑锋的授意只说:“我们的想法是这次比赛活动要在县政府和文化局的领导下,在专家们的指导下,尽可能地让全县人民群众广泛参与,评选出全县行内行外人都服气的锁喇王来。至于具体怎么实施,还要多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呢。”
  
  局长说:“全县大大小小的民间吹鼓手班子就一二百个,吹手可能不下三四百吧?让他们一个个都上台吹奏,淘汰赛显得不公平,要是循环赛,要到牛年马月才赛的出来呀?”
  
  被田美拉来列席会议的薛剑锋及时插言说道:“就我参与甜妹子鼓乐队活动以来对对全县的民间锁喇乐人队伍的了解,不要看表面上看上去大大小小能吹锁喇的人很多,平时也都是嘴头上互不服气,甚至争强好胜、贬低别人,但是以许多年来师傅一代代随班传代徒弟,自然形成的门派关系,北部大小三条塬吹手分为梁家班、李家班和万家班三支。南部两条塬分为郭家班和于家班两支。他们分支内部虽然也是派系杂乱,争斗不息,但是各支各派基本上都有他们自己公认的几个代表人物。要是那几十个代表人物不放弃参与比赛,估计其他名气不响亮的小吹手们绝对没有底气抢着来争这个锁喇王!”
  
  和薛剑锋交流过意见的老馆员也附和说道:“小薛虽说是个外来人,可他对我们县的锁喇界了解分析得极切合实际,我掐指头计算了一下,估计有资格能力参与竞争的吹鼓手绝对在五十个以内。即就是算上五六个个自以为自己吹得好的人进去,也就超不过五十多个选手去。”
  
  讨论到如何具体全民参与票选,田美念了他们和几个专家一起商量定出的初步选票发放方案:一、全县城乡住户每户一票,在册职工干部每人一票,科级领导每人两票,县级领导、人大政协代表每人五票;二、选票严格编号印刷,居民、农户由居委会和村委会按照户籍本对号发放,机关单位由各单位统一按人领取。第一投票方案:一、腊月二十古庙会期间,在显眼宽阔处搭台抽签排序分组,每组四人限时登台摆雷演奏,在各个选手前台下挂名摆放票箱,由台下的听众及路人自主随意投票;二、第一轮擂台结束,淘汰百分之五十,继续使用原未动票箱,照前法进行进行第二轮第三第四等轮淘汰赛,直至最后总票数最多的选手即为清水县的本届擂台赛锁喇王,其下依次排列表彰前第二止第十名。第二评选经费:一、由借庙会在在清水县开展新酒品评推荐会的甘泉酒厂赞助五万元,公司自筹资金一万元,文化局支持五千元。主管县长当场也慷慨表态协调财政拨款五万元;二、象征性收取每位参赛选手一百元,估计能收五六千元。
  
  这一年的东老爷古庙会由于酒友们喜欢的甘泉酒厂提前就大张旗鼓在省市县电视台的广告宣传和及时运来的数以十万瓶计的个档次甘泉酒已经堆满的县内各零售门店柜台内外甚至人行道上,并将打着甘泉酒广告的大红灯笼,从大街道的两旁树隙一直挂到了东山半上东老爷庙石崖上的洞窟顶头,特别在经过甜妹子艺术总公司组织的锁喇擂台赛大平台四周绕了一个大圈子又转上去在舞台上头的陡山坡上旋了好几个螺旋才上山去的,显得本来就在县城东山要道台经过一番精心装扮的舞台更为显眼夺目!
  
  政府文件和选票一发下去,立即就将小小的清水县角角落落搅合得烫水四溅,人言沸腾!县上多次搞过秦腔比赛、舞蹈比赛、唱歌比赛,剪纸比赛、文艺比赛、锣鼓比赛甚至有刺绣、花馍、演讲等数不清明目的许多大大小小的比赛,都是各乡镇花钱挑人组队参加,去县上关在剧场闭门评选,谁也不知道名次是怎么评出来的。这一回对大家都喜爱熟悉的民间锁喇比赛,却采取如此新奇的大摆擂台、全民参与、现场投票票决的办法,实在是前所未有,新颖独特。
  
  有人质疑:“要是出现拉票买票和不去投票的怎么算?”
  
  马上就有动过脑子的解释:“人民代表和村委会选举都有那现象,你就是把自己家里那一票扔了,也保不了大多数人的意愿跟着你,碍不了选票的大流向!锁喇吹得顾不住眉眼的,肯定第一轮就刷下来淘汰了!”
  
  田美和宇林都没有组织这么大群众文艺活动的经验,要不是文化局派了几个科长干事和县文化馆几个专家的积极支持,没有薛剑锋和叶腊梅的全力参与,从舞台设计摆布、 音响灯光租赁、到报名登记、安排食宿、排序抽签,直至选手进场引导、领导位置站立,纪念品如何按人发放,奖品怎样才能不错乱地准确传到名誉获得者的手中等等等等,完全是一个田美宇林这样的外行人生疏的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
  
  文化馆热心不图报酬的老馆员花费了好几天日夜时间,精心拟就了厚厚一叠《清水县第一届民间锁喇擂台赛大会秩序册》,将擂台赛一切看似纷繁杂乱的细节过程都一目了然地具体到了每个项目所需几个人。甚至连需要雇佣的服务员和保安员都细化计算了出来,一伙人聚在一起划分了半天,就在每件事项下面填上了合适的人员姓名。拿去请文化局长和主管县长过目微改后就用艳红色的闪光厚板纸Z做封面印刷了出来。
  
  由于在有文化馆画家设计的舞凤山套金变形线条图案的封面底部,印上了“清水县舞凤山甜妹子艺术总公司”一绺同样的烫金宋体字,田美拿了一本《秩序册》,心情非常激动,怎么也看不够、摸不够。忽然,叶腊梅进来,悄悄对她说:“田美姐,王毅他妈带着你儿子飞儿回来了!”
  
  田美一惊喜,忙问:“在哪儿?我娃瘦得不成样子了吧?他穿的衣服还破烂吗……”
  
  叶腊梅说:“这你放心,你儿子这回是穿着一新,吃得白白胖胖回来的!”
  
  田美急切要去看儿子,叶腊梅说:“你先等一等,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田美太担心说:“好不容易盼回来了,要是那老太婆再偷着把我儿子领到哪里藏起了不回来,我找谁要儿子去?”
  
  叶腊梅说:“这你放心,有我和薛剑锋两个给你守门看着呢。她老太婆就是雇个直升飞机来也接不走飞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