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关于我们

湖南利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官网!

田美跟着宇林参加了自由演出班子的活动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7-08-26 22:30

 
  
  有时候在酒店舞厅,有时候去农村庙会,有时候赶红白喜事,无论是高雅伴奏献歌,还是纯粹的打造红火热闹场面,只要打扮得光彩照人的田美在那个摆在正中聚光灯下的大电子琴前一坐,不等音乐响起,往往都是一片掌声和呼哨声,主持或者主事的,就会高捧着放了主人或者客人喜钱赏金的盘子,点“甜妹子”的节目。
  田美跟着宇林参加了自由演出班子的活动
  不同的场面不同的人,欣赏的侧重不一样,青年人喜欢流行歌,年老人爱听老秦腔。图书馆是个需要清净气氛的地方,田美就和宇林将他们那些慢慢添置的锣鼓乐器等家什都放在宇林在剧团的那个走了女主人的房间里,好在剧团本身就是个整天敲打唱戏的地方,即就是将天吵塌下来也不会有人提意见反对。田美在那里已经在宇林的指导下,学会了不少秦腔段子,无论是老唱段《赶坡》里的王宝钏、《游西湖》里的李慧娘、《火焰驹》里的黄桂英,还是新唱段《梁秋燕》、祥林嫂、李铁梅、阿庆嫂等,甚至连男小生演唱的大段戏《周人回府》等,田美都可以跟着文武乐器,唱得声情并茂,像模像样。
  
  经过一冬天的出台演奏,田美积少成多,攒下来了八九千元。她正盘算着攒够一万元,就可以托人给弟弟葫芦说媳妇了,他们山里的马泉村那里,娶一个媳妇,随着行情的水涨船高,已经从过去的七八千元,涨到一万多了。
  
  田美“甜妹子”的名气大了,宇林和田美的“甜妹子”乐队的雇主也多起来,有时候甚至感到有些应接不暇了。许多酒店舞厅的老板都成了他们的固定事主,一有需要,就主动和他俩联系,再由宇林或者田美给联系其他乐人组合个班子去演出。好在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原先贵得出奇的“大哥大”已经变身小手机,一两千元就可以买到了。俩人从一块儿挣回来的钱里,咬牙拿出来了两千元,买了一个当时较好的诺基亚机子,宇林让田美拿着那个新东西,说:“事主都是找的你,你先拿着,方便联系生意。”田美说:“我白天还要上班呢,要联系其他乐人和演员,不断接打电话,影响不好。你单位基本上不用上班,这东西你就拿着,有事需要几个人,你捎信带话也罢,打电话说也罢,不会有单位里人说闲话提意见。”
  
  宇林就学着县里的大小老板和中层领导的样子,将装手机的黑皮套挂在了裤带上,兴奋地手摸着腰里的手机套,来回在房间小空间来回迈牛步,显摆说:“你看,你看,看我像不像老板和当官的?”田美笑说:“像,像,像我们舞凤山的羊倌倌!”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在村里玩耍的时候那些男孩子们说的有关“羊倌倌”的不雅童谣:“羊倌倌,坐高山。高山倒,羊倌倌逮住羊蛋咬。”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
  
  宇林不解问:“你笑啥哩?”
  
  田美说:“笑啥?笑你呢。看你,要是腰里跨个盒子炮还不神气得上天去!”
  
  宇林也笑着说:“塬上一个二杆子干部,就凭着能对老百姓下硬手,再难惹的事,他都敢下茬踢打,前一向被提拔成了管计划生育和请收欠款的副乡长,他就神气得不得了了,腰里裤带上挂着小BB机和大手机套两个呢。你知道老百姓怎么说他?”
  
  田美说:“我没听说。”
  
  宇林自己笑够了,才说:“人们给他编了个顺口溜,‘毬大个人,屁大个官,腰里撇(插)了半截子砖,见钱比狗都跑得欢……”
  
  田美说:“咱管他呢?他也管不着咱。”
  
  宇林说:“实话,他那个碎官,管不着咱。”说着就拉田美的手。自从那次和田美在山上的傍晚就松松地抱了一下后,宇林在和田美单独一起的时候,酝酿气氛、寻找机会,好几次想和田美亲热亲热,都被田美坚决拒绝了。宇林想不通问:“你怎么啦?是讨厌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