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关于我们

湖南利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官网!

身在三教九流什么样人都有的江湖班子队伍里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7-08-26 22:31

  田美都说:“不是,我也说不清是为啥,总觉得不自然。再等等,咱俩都要慢慢适应对方。”
  
  宇林着急说:“还等啥呢?我们俩都是过来人,婚姻都经历过了,这么等下去,等到啥时候呀?”
  身在三教九流什么样人都有的江湖班子队伍里
  田美说:“对不起,宇林哥,我也知道这些,可心理上就是调整不过来。”又说:“我在婚姻上已经走错了一步,那个恶魔王毅还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呢,我不愿意给你带麻烦。”实际田美是还在断不断对张炜的期望里矛盾着拿不定主意呢。心理上说不明道不清的原因,使他越和宇林接触深入,就越忍不住拿宇林和张炜去比。
  
  凭良心说,宇林的确是个挑不出毛病的好人坑蒙拐骗、吃喝嫖赌坏毛病一个没有沾染上,挣的钱都老老实实拿去顾家了。可能就是宇林老实绵软的缘故吧,老实得使田美一见他就像见到的是一个老大爷一般平淡无味,一点都激不起见到张炜那样快要把自己烧着火的激情来。宇林越是唯唯诺诺,试探着给她说话,她却越发感到有些逆反。有时候甚至用冷脸子去回应宇林的热举动。
  
  田美妈见他们已经相处了不短时间,还不把关系确定下来,着急得有机会就不断催促田美:“你们到底是咋想的呀?还不赶紧点?我等着给你把事情办了,就给你葫芦兄弟张罗哩。”
  
  田美说:“我的事不急,咱们先给葫芦办吧。他要找个合适的对象不容易。”
  
  桃花不愿意听田美推脱。就说:“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好不容易碰上宇林这么好的一个人,先不结了,还等啥哩?”又说:“你单位和剧团那头的人都把你俩当两口子看了,没有说不合适的,不少人都问我啥时候能喝喜酒。你们再这么下去,就免不了要有闲话啦!天天在一起同进同出,又不结婚,我给人咋说呀?”看他们俩的关系,桃花以为她早已和宇林好得成一个人了。
  
  田美说:“我知道,我知道。你让我们再互相多了解了解行吗?”
  
  桃花不依说:“还有啥要了解的?你就去让他托人提媒来,我等了几个月啦!”
  身在三教九流什么样人都有的江湖班子队伍里
  田美说:“都啥时代了,还要搞那老一套?”
  
  桃花认真说:“你和那王毅东西结的那一次婚,整得亲戚六人都无趣极了,这一回一定要正经把面子挣回来!谁还能笑话我女儿找不了个好女婿?”
  
  田美只得给母亲说:“宇林大哥是个好人,可我一想到和他结婚一起生活,心里怎么都感到不自然。”
  
  桃花不高兴说:“你,死女子!几天唱歌跳舞把心给唱野了吧?掂量不来自己有几斤几两了!你这个年龄,还有个孩子,那些油嘴滑舌的碎崽子能和你好?”
  
  田美连忙说:“妈,你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那么想?”
  
  桃花坚决说:“没那么想,就赶紧和宇林订婚结婚!再拖下去,人家万一另外找了人,你哭都没地方哭去!”桃花也了解到县城里无主的女多男缺现状,所以更着急。
  
  田美只好应付母亲道:“我抓紧,我抓紧他,一定不让他被别人抢去!”
  
  桃花笑了说:“死女子,你再不抓紧,我就要央媒人给宇林他妈提亲去了。”她还要说她打算求谁当媒人,忽然听见外边好像有人走来的脚步声,就立即住口侧耳注意听。
  
  田美也听见了熟悉的脚步,转头望着房子门。推门进来的正是宇林。田美想到人们常说的“说曹操曹操到”的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田美猛然大笑,搞得宇林莫名其妙,自己往自己全身上下和走过的后边一段路上打量了又打量道,不见什么不对,就说:“我怎么了?脚后跟上带回来啥了?”
  
  桃花每回一见到宇林来,就先入为主,完全是满腔丈母娘见女婿的忍不住的兴奋。她高兴地先招呼:“是宇林来啦。”才接着女儿的笑声说:“我娘俩说闲话哩。”
  
  宇林对田美说:“来了两个外地的全把式演员,要和我们合作哩。”
  
  田美已经被本地不少天资不够,只跟上磁带学了几个流行歌,就想出台挣钱的小青年给软磨硬缠得实在不耐烦了,就说:“咱要有事需要演员,打个电话,省城里的名演员都能请得来,要下那些我们一点不了解的长期演员,要吃要住要工资,咱养活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