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关于我们

湖南利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官网!

冯娜仁进二楼县长的大办公室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7-08-26 22:35

  冯娜仁的车是自己驾驶的,她从车左前门出来,手里还拿着手机,抬头往县长的二楼中间窗户招了招手。茶色玻璃窗亮光光一闪一闪看不见里边,冯娜仁知道里头的县长看得见她,就注意用五指理了理美发,再仰头往上莞尔一笑,将手机往带子长到肚下胯间的精巧皮包里装了,又往后将皮包一挪,皮包就窜到了她饱满圆鼓的屁股蛋那里,跟着她扭动进楼的猫步,一动一动的。
  冯娜仁进二楼县长的大办公室
  县长楼门厅坐着一个守门兼打扫卫生的女工,主要任务就是阻拦躲开大门口的保安混进来的上访户,可她认得扭腰肢进来的冯娜仁是一把手的座上贵宾,就坐着没有起身盘查登记,只是对着冯娜仁讨好地笑了笑。
  
  县长已经让公务员给她倒好了茶水,寒暄后,招呼冯娜仁在挨着办公桌一头的沙发上坐了,县长端着自己的茶杯过去,在冯娜仁坐的那个沙发横摆的单人沙发上斜对着她坐了说:“说吧,冯助理有什么好消息给我们报喜呀?”
  
  冯娜仁腻笑说:“你看你看,你县长大人这么郑重其事地要我汇报工作,我可没有准备文字材料好照着给你来念。”
  
  县长随即将手里的茶杯放在茶几上,身子往后靠了靠说:“哪里呀?你冯娜仁小姐自从来到我们这个小县,可耀得我们县里的男人们都眼花缭乱了,谁见了你都心跳得咚咚的,不万分重视行吗?哈哈哈……”
  
  冯娜仁也随声附和说:“我来贵县办企业,可不敢得罪你们地方大佬啊!我是来要挣你们治下百姓手里的票子的,恨不得从他们手里抢钱呢!”
  
  县长说:“那当然,那当然。你发财,我发展。我们是为你们服务的。”
  
  冯娜仁正经说:“县长,您再见没见着我们汪董事汪水财呀?他可几次催着我来拜会您呢。”
  
  县长赶紧问:“汪董事在哪里呀?我们自从在省城的洽谈会后,就再也不见他闪面,电话联系都打不通,书记还向我打听过他呢。”
  
  冯娜仁解释说:“难怪你们联系不上,他洽谈会一结束,就出国联系业务去了,最近才回来呢。”
  
  县长喜出望外道:“他回国住在哪里?我和书记一起去拜访!”
  
  冯娜仁说:“汪董事正在和国外一个公司谈着一个大的投资项目,回来也只呆三两天,就还要走,晚上的飞机票都买好了。”
  
  县长遗憾说:“唉,那我们就见不上他了。”
  
  熟料冯娜仁却说:“他来了,说是挤时间和您谈谈公司下一步在贵县的投资方向呢。”
  
  县长跳起来道:“汪董事来了?住那个宾馆?”说着就要往出走喊人派车。
  
  冯娜仁起身拦住县长说:“不要了,不要惊动其他人了,他就想只和您谈谈就走,不想兴师动众,怕耽搁晚上的飞机。”
  
  县长着急问:“汪董事他人在哪里?我总得去宾馆见他呀!”
  
  冯娜仁指着窗外广场她的红色小车说:“人我已经领来了,就在下边等着呢。”
  
  县长要给办公室主任打电话通知准备接待,冯娜仁追去从县长手里抢过电话说:“给谁都不要说了,他就见你一个人。”
  
  县长迟疑道:“县里有规定,重要的来客,要给县委那边通气呢。”
  
  冯娜仁说:“你们官场里就是道道多。”又说:“你一个人见汪董事有啥不好的?谈妥了投资,还不是给你记在功劳簿上?”
  
  县长说:“这里是县政府,又不是我的家里,人多眼杂,谁保得住闲话不会传到县委那边去?”
  
  冯娜仁笑道:“您不要出去,我悄悄给你把汪董事领进来,没人会注意。”
  
  县长不放心说:“这么办,汪董事不见怪吧?显得我们不懂礼数。”
  
  冯娜仁说着:“不会不会,绝对不会!是他时间实在安排得紧张,没工夫多见人。”就下楼出去小心地打开了她小车的后车门,引出戴了月白色圆衫礼帽和在省城见过的大墨镜,披着一件茶色风衣的汪水财进来,他看也没看门厅值班的女工,就径直和冯娜仁上二楼去见县长。
  
  县长已经出办公室迎在了楼道,刚要喊汪董事,忽见冯娜仁不断摇手示意,就捂嘴噤声一步跨前,双手抓紧汪董事的手摇了摇,拉着汪董事进了办公室。一进门,后面跟着的冯娜仁随即就关上了门。
  
  下边值班的女工见冯娜仁领上去了一个打扮匪气的黑大汉,怕万一不对劲会有自己的责任,就小心地跑去和在一楼的县政府办公室值班员商量。值班员听了也拿不了主意,就给另一边办公室的主任汇报了。
  
  办公室主任也有一点担心,但也不好去贸然去打搅县长会见女客,想来想去,就给县长打电话问:“看您来了客人,要不要我安排接待呀?”县长说:“不用了,就说几件事。”主任也就没有再问。
  
  汪董事不等县长说客套话就开门见山说:“我挤时间回来,就是专门和你谈一谈扩大我们公司在你县的投资规模和具体项目的事。我在国外考察了,绿色产业要发展起来,关键是要办人家那样的大托拉斯,要原料供给,生产加工,产品销售一条龙,各个链条都要连接起来,有规模才能见效益。我和总公司通气了,公司决定,授权我和冯娜仁小姐全权决定在贵县的投资项目。我们二人的意见,是在现在的饲料厂基础上,成立新的法人企业,初步定名为‘舞凤山农工贸总公司’,逐步再建乳品厂、化肥厂、气调库、等实体企业。为各企业的产品化验配套,先修建一个实验室……”
  
  这一番宏伟的蓝图描述,比给县长喝了一大杯蜂糖水还甜蜜舒坦,但他仍然不无担心地问:“听汪董事这么说,要实际实施起来,要的钱可不是小数目呀。”县长心里大概算了算,这么些企业,少了几亿元,就都是空话一篇。
  
  谁知汪董事呵呵一笑说:“钱不是问题,一步一步来吧。您这里只要给我网开一面。顺利注册,把牌子竖起来,我就能说服董事会一笔笔打过资金来。
  
  县长想:“反正就是注册一个公司,现在上上下下不是都大喊着宣传一元钱就注册公司吗?他环宇公司那怕就在我这里注册一个包罗万象的地球公司,也都是自负盈亏的私营企业,我怕什么?”就畅快地打包票说:“没问题,在我这一亩八分地里,这件事算什么?”
  
  汪董事也说:“有您这态度,我也不说空话,我下去就给娜仁小姐的账上打进五百万来。其他的环节就靠您操作了。”
  
  县长更放心了,就保证道:“这样更好,验资那一关不用我说话。”见汪董事还没有喝水抽烟,就亲自给去换水。
  
  汪董事江湖地站起道:“我不喝了,舞凤山农工贸总公司揭牌的那天,我在公司摆大宴招待县长。那时候再一醉方休!”说着抱拳告别道:“时间太紧,兄弟我就此告别了。”见县长还要说啥话,就边往外走边说:“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只要您能支持好我们冯娜仁小姐,公司就记着你的好处呢。”继续说着:“不送了,不送了。”不断抱拳告别,和冯娜仁一起出来,并带上了门,不让县长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