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关于我们

湖南利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官网!

阅览室山路畔的甜莓子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7-08-26 22:36

 
  
  宇林到田美上班的阅览室里来,是经过了好长时间的犹豫不决才下了决心的。在伺候前妻引产后满一月那天,就去办理了离婚手续。那样七扭八裂的家庭,也没有什么财产可分,只说好儿子由宇林一个人教育抚养,二人就去了县里婚姻登记处,签完协议,盖了指印。登记员收回了他们有两个人一起挨肩咧嘴笑着照片的紫红色结婚证,发给了他们每人一个只贴着各人单独沉脸抿嘴的浅蓝色离婚证,就算正式结束了他们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
  阅览室山路畔的甜莓子
  出了婚登处的门,二人都清楚从此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法律约束了,都心里酸楚地不舒服,宇林说:“要不,我回去把宝儿领出来,咱们找个饭馆,一起再吃一顿饭吧。”
  
  前妻说:“算了,见了宝儿,我更难过了,哭哭啼啼引得娃也不好受。”
  
  宇林说:“团里那边的东西,我啥都不要,你就在那里原住着吧。”他知道她是从小就父母去世,跟哥哥嫂嫂关系处不好才早早上的戏校,离了婚就没有地方投靠了。
  
  前妻说:“我在那里住着也无趣,借着这回他们逼着我做手术,我也耍赖休长假走呀,寻个人地两生的地方去……”说着抬手抹眼泪。
  
  宇林说:“你想去哪里?我送你去吧。”
  
  前妻说:“不用了,我雇个车,自己走。”又说。”
  
  宇林说:“不急,我还回家去住。”看再说下去也没有啥必要了,宇林就自己回了南关村去,老娘还在等着结果呢。
  
  尽管是宇林自己坚持要离婚,可毕竟还是有过一段美好记忆的,办了离婚手续,宇林在家里躺了好几天才起来。
  
  老娘已热心地张罗求人给他介绍续弦了。这些年,小县里随着开放风吹,经济发展不见多么明显的效果,可由于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原因,城镇职工夫妻之间过不下去离了的人数却急剧上升,谁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离来离去,男的都一个个很快又找对象再婚了,却剩下来许多孤寡怨妇闲下来。听见说宇林离了婚,赶上门来说媒的就有了好十几起。宇林妈拣自己认为是合适的,选了几个催着宇林去见面,宇林一直推着不去。他在心里记着师傅师娘的提示,心里盘算着怎么去见田美呢。
  
  要不是有了在南山和田美的那一次接触,宇林还不一定下得了和前妻离婚的决心。
  
  婚是离了,总不能永远躲在家里不出门见人吧?宇林一早起来,借着街上人还不多,先去剧团那里,却遇见有早起的师兄弟姐妹,很觉脸上无光,躲躲闪闪不想搭言。熟料人家可都大大方方和他打招呼:“宇林,来了?我们都想和你见面说话呢,你可咋一直不来单位了?”
  
  宇林只得接话:“挨,我把人活成这光景了,我有啥脸面见人呀?”
  
  就有人安慰道:“你有啥唉声叹气的?那样不死不活的日子有啥过头?离了好,离了你俩都脱生啦。”
  
  还有师兄弟开玩笑说:“现在在咱这县城里,离了婚的男人就是个香饽饽了,你三十几岁,正是个嫩泛得很的香饽饽呢!出门小心着,看有多少个饿极了的小寡妇等着向你下口呢?”
  
  宇林苦笑道:“你们这是给我道喜哩,还是看我的笑话哩?我有三分路数能走到这一步?”
  
  就有老师傅出头制止青年们的乱言:“宇林两口子你们又不是不认识,人家分开了,你们不想办法开导宽心,撵上打啥嚯嚯声哩?”
  
  宇林说:“没有啥,我们平时都开玩笑惯了。”
  
  老师傅跟着宇林走着说:“孩子,我知道你这几年心气不顺,不要紧,往前走路宽着哩。你这样的好娃,不愁成不下个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