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关于我们

湖南利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官网!

光荣的文学梦想在命运前不堪一击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7-09-10 18:44

记得三月末作协召开过一个会议,小雷和我谈起陈诗对文学的痴情,我想,也许就是由于这个痴情,陈诗才写出那么多美妙的诗篇。小雷很佩服陈诗,说她真不易,两个孩子的母亲,还要种地,业余时间居然给孩子们讲英语。我说,这是缘于她对文学的深深热爱。
  
  我们每一个人如果热爱文学,便会有一个情结,系在那里,不想解开。
  
  记得1979年的那个秋天,我来到辽师中文系学习。我上大学的前一年,党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随后,中国的大地突然就苏醒了。我们上大学的时刻,迎来了伟大的文学复苏时代。那时,我感觉中文系的学生特别幸福,幸福得令人眩晕。那时,我们只要有时间就跑图书馆和阅览室,用心地大量阅读,享受文学的盛宴。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七十年代末选择上中文系是一件幸运的事。因为那个年代是整个中国社会思想的破冰时期。我们赶上了那个时代,我们的院刊《新叶》得到许多人的欣赏。记得在那个年代,《新叶》上曾刊登过北岛的诗、顾城的诗、梁小斌的诗、高伐林的诗、王家新的诗、王小妮的诗、徐敬亚的诗评等等。
  
  在那个年代,年轻的我们多么有热情啊!年轻的我们心中装着美妙的诗句,在那个年代,我们学会思索,学会观察社会。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变革,人们对文学的顶礼膜拜一去不返了。当然,也不止是文学。我们走到社会,在现实生活中,有那么多的琐碎,。
  
  记得改革开放初期,我十分喜欢《新观察》,那里有许多关注中国现状的文章,文章以敏锐的视角、犀利的笔锋抨击社会的黑暗及弊病。然而,1989年,《新观察》被封刊了。那一刻,我的心里涌上一股凉意,一种刻骨铭心的孤独,和谁说?拍遍栏杆,无人会。
  
  渐渐地,我们都快麻木了,但是心中依然还是不甘。与其沉默,还不如用我们的热情去关注、去传播我们中国的文化精髓。想想一个7岁女孩说的屈原是委屈的源泉,想想孩子记得清清楚楚的是圣诞节,而不是我们自己的端午节或中秋节。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我不会有深刻的思索,但我以我的方式去关注中国的文化,我们每一个人都该做点什么。我想:这会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