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关于我们

湖南利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官网!

想起了因为吹号而和田美巧遇的那个美好的傍晚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7-08-26 22:37

  宇林提起窗台的花盆,见钥匙真的还在那里放着,就取了钥匙开门说:“您不担心了,婚是我要离的。”
  
  师傅说:“离了也好,那样几头子撇着,像个啥家呀?”叹着气去忙自己的去了。
  想起了因为吹号而和田美巧遇的那个美好的傍晚
  宇林进了宿舍,见孩子妈离开的时候只带走了一些常用的衣物,其他的东西都抹洗得干干净净摆放在原来的位置。睹物思情,宇林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人在房子里怎么都静不下心来。出院子去,又怕要一遍遍重复回答团里一个个熟人的同样话题,他实在不愿意面对人家和和睦睦的两口子,去一声声感谢他们对自己离婚的关心。
  
  宇林闭着房间门窗,独自坐在被前妻才洗了的花床单上,听见院里小演员们“咿咿伊呀呀呀”开始了早练功,就忍不住想吹他的小号出出闷气,往桌子那边去摸小号,才想起装小号的挎包在家里放着没有带来。忽然来,不由得心里自问自己:“田美现在在哪里呢?”
  
  宇林很想去街道那边田美上班的地方看看去,又想到自己过去从来没有养成读书看报的习惯,猛的去文化人才去的阅览室实在贸然,要是去了,有人问:“你干啥来了?”该怎么回答呢?只好忍耐住,坐着不动。
  
  坐着,忍着,宇林不禁又一次次回味起南山上的断续情景,似乎他又怀里抱着美人似的沉醉了。
  
  忽然,外头的嘈杂打断了宇林的回忆,他再也一个人坐不住了,就毅然起身出门,往田美那个阅览室走去。
  
  刚进门就看见了田美点不着火炉的狼狈样子,很自然就借着送干柴接上了话。
  
  宇林很快就拿自己抱来的干柴帮着田美生着了火,并将田美提前在一个开口包装箱里放着的小块煤用铁簸箕往柴火上头撮了几簸箕,炉子里黑烟“轰”的从铁皮烟筒冲出去,炉火一下子烧红了。
  
  阅览室慢慢有了读者,宇林见读者里有熟面孔,就想躲出去。申大姐提来大铝壶,往炉子上放说:“冬天,冷水洗不成,我给你们热水洗手。”
  
  田美拍着自己的黑手和衣襟说:“我妈那里有热水,你先照看着,我们进去洗吧。”
  
  宇林还不好意思,田美自顾前头走了,申大姐戳了戳宇林的腰眼说:“你咋这么傻?去吧,还等啥呢?”
  
  宇林忽然会意,跟着田美的脚后跟出南边的门去。
  想起了因为吹号而和田美巧遇的那个美好的傍晚
  田美没有回她在后楼的住处去,径直来到了母亲值守的门房那里。
  
  桃花已经干完了每天例行的打扫,刚拿了一块干毛巾甩打身上的灰尘,见女儿黑煤花胡的面目,忍不住笑道:“你怎么啦?弄得一脸黑。”
  
  田美说:“硬柴不干,搭炉子给弄得。”说着往后看宇林。
  
  桃花这才注意到了跟着女儿的宇林,猛然而喜,满脸生花道:“哎呀!哪一阵风把宇林给吹来了?快里面坐,里面坐。”
  
  田美说:“宇林大哥帮我们生炉子了,来用热水洗洗手。”
  
  桃花急忙说:“有热水,有热水哩,我电壶里都满着呢!”
  
  说着话都进了小小的门房里,田美刚接了妈妈手里的干毛巾去给宇林掸灰尘,桃花就给脸盆里倒好了热水,将一个新毛巾放进脸盆,摆好了香皂盒让宇林洗手,宇林往后望着田美说道:“让田美先洗吧,我手不太脏。”
  
  田美笑着道:“那你是说我太脏了?”
  
  宇林连忙说:“我,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想你要洗脸呢。”
  
  田美逼着说道:“那还不是一个意思?是我脸脏,你干净着呢嘛!”
  
  宇林说不出话来,但仍然往后退着不先去洗手。桃花数落女儿:“你看你咋说话哩,咋说你宇林哥哩?”
  
  田美笑着先去仔细洗了脸,去一边的小镜子前梳理头发,桃花要倒了水给宇林另换水。宇林急忙拦住说:“不用了,我只洗洗手,用不着再换水了。”很快去田美洗过脸的水里洗手。
  
  融进了香皂泡沫和田美汗渍的温水,滑滑的软软的热乎乎的,宇林手伸进去似乎握住了田美白嫩柔软的小手一般陶醉其中,他没有像已往洗手那样手放进水里一涮一搓就拿出来擦毛巾,而是学着田美刚才那样细细地搭香皂洗完手,还再次如法把平时不太见水的脸也清洁了一遍。
  
  多经见过世事的桃花在一旁看着,会意地想乐出声来,使劲捂嘴才没有发声。见宇林洗完了,还将那个只用了两个人的新毛巾捂在脸上擦个不住,就喜滋滋上去端了脸盆去外边泼了水,回来放脸盆的时候,见田美和宇林都静静地痴呆着不说话,就找话题说:“宇林呀,你娘这一向身体怎么样啊,我还说这一段忙过了去你家里看她去哩。”
  
  宇林回神说:“她好着呢,我孩子在家都是她全给我管着呢。”
  
  桃花从宇林手里接过毛巾,往脸盆架子上头搭说:“人上了年纪,精神着就是有福,你娘要跟上你和你儿子享后福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