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关于我们

湖南利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官网!

这时候叶腊梅也跟着进了老警察开的泡馍馆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7-08-26 22:44

  叶腊梅不信说:“那他们家里人为什么不告去?”
  
  保安说:“告?再告就连人都没影子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和人家老板签了生死文书的。”
  这时候叶腊梅也跟着进了老警察开的泡馍馆
  叶腊梅追问:“什么生死文书?”
  
  保安忽然觉得话说多了,立即转了话头说:“没有,没有,我是胡说的。老板说我们保安工作是高风险工种,安全要自己注意,可人家给的工资高呀。其他普通工人一月才发一千来块钱,还要七扣八扣,我们一月发两千多呢。”
  
  薛剑锋又掏出一张一百块的票子加在五十块的一起再一次给保安塞进衣兜里说:“好兄弟,现在放假了,里边没人了,我们进去转转就出来了,谁知道呢?”
  
  保安还是不敢收,说:“谁说里头没人了?建筑工地停工了,农民工都放假了,可顶楼高管层和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还都在加班工作呢。”又悄悄说:“女老板冯总经理刚才还开车送人进去了。”
  
  叶腊梅急忙问:“她送什么人进去了?”
  
  保安欲言又止,见薛剑锋往给他塞钱的那个衣兜瞟了一眼,就仍然小声道:“我隔着玻璃只看见前头坐的是很少到公司来的汪董事长。”
  
  薛剑锋问:“汪董事长?他是怎么个人呀?”
  
  保安道:“我哪里知道?人家从来都是坐车直接开进大楼北边的地下停车场口,再进专用电梯直接上楼去的。我几次只看见他一身黑还戴个黑墨镜。”
  
  薛剑锋要了解的就是这些,见目的达到了,就要离开说:“兄弟,既然你不敢放我们进去,我们就不再给你造麻烦了,钱你收着,上班后我们再来拜访,说不定还得麻烦你呢。”说着示意保安将钱收好,自己向着大楼那里的摄像头方向空做了一个从保安手里拿回钱又装回自己衣兜的动作,低声说:“兄弟,放心装好,神鬼都不会看见的。”
  
  薛剑锋和叶腊梅说着要另一个保安听见的话:“走,去对面看看,找个饭馆吃点啥。”保安讨好地说:“都关门了,只有羊肉泡馍馆那老汉还在,也不营业了。工人都放了,管理人员里边有小灶,没人在外头吃饭。”
  
  薛剑锋说着:“我们去看看去。”和叶腊梅一起往那些杂乱无章的建筑物走去。
  
  过了大路,进入一排低矮的砖墙木架红瓦顶的简陋房子中间的豁口,就是红柳村农民千方百计搭建的自由市场。这里由于无人管理,到处不是黄土就是污水垃圾,一条条顺地势随意开挖的排水渠在不规则绕来绕去的的土路两边或者中间穿行,人只能走一段就要小心地跳过污水渠才能进里边的建筑群去。还好,横穿过路面的污水渠都不怎么深,大胆的农村人还可以将自己各种标准的交通工具开得进去。
  
  一个小房子的山墙上贴着一张盖了村委会公章的布告,布告是写在一张红纸上的,纸的边沿已经被风吹得裂开了好几处口子,上头的墨汁黑字不知道是被无数个手给指点抚摸的缘故,还是冰霜给浸淫的原因,已经非常变形模糊了,不过内容还是能够看得清楚。主要是说的是为了保证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环境卫生,根据镇政府要求,对非法建筑一律必须限期拆除,并依据有关法律法规,由村镇统一规划,村民集资重建等等。
  
  里头一个个在不同位置悬挂或张贴着店铺招牌的大小房子的门都锁着没有开门,只有第一排西向的房子那里有人声传来,远看似乎还开着门。薛剑锋和叶腊梅就往那里或平步走或踮脚跳着凑过去看究竟。
  
  这是一个比其他房子稍微好一点的顶上盖了楼板的简易建筑,突出来一尺多前檐的砖墙用涂料刷新了一遍,一个双扇门和两个三扇玻璃窗的木头框也新刷了枣红色油漆,顶上的“天下第一碗羊肉泡馍馆”的招牌也像是新换上去的。虽然刷新的手艺都是很粗糙,够不上专业水平,但大眼一看显得比周围的那些门面亮堂多了,仔细一闻,还有着涂料和油漆的新鲜味道。看来这一切都是临过年这几天才借客人少刷新的。
  
  泡馍馆里传出几个人猜拳喝酒的喧闹声,薛剑锋打头揭开那中间门上的一条条厚透明塑料挡风门帘往里招呼:“乡党们,过年好呀!”细一看,里头正中靠近火炉的一张桌子上,围坐着一便服老人和俩青年公安正在兴致蛮高地喝着酒。
  
  这个泡馍馆是一座渭北旱塬上常见的没有承重大梁,直接在前墙和背墙上竖搭了四米五长的楼板盖的建筑物,这样修建的好处是既省钱还能随人意延长长度增加面积,这里人把这样的房子叫做“平厦子”,平厦子一般根据过去一边倒的木梁厦子的间数宽窄,看情况大体上说这样的平厦子为三间或者四间大。这个平厦子估计有四间大小,靠南边后墙角开了一个小门,那小门进去可能就是用旧砖烂木头接出去一截作为操作间的棚子。从外边看不到后边的操作间,只看见外头摆放整齐的八张大圆桌子,收拾得倒是干干净净的,内墙和外面一样同时新刷了白涂料,地面和桌凳都打扫抹洗干净了,三个人围坐的桌子上摆着七八个菜碟子,碟子里的菜都被筷子戳乱了,看来他们喝了好一会酒了。
  
  见有人进门,一个穿公安衣服的青年酒气熏熏摇手短舌头道:“过年了,不营业!”
  
  老年人站起来说道:“快请进来!上正个月的,来的都是贵客。”说着就用手示意让薛剑锋入座道:“客人,既然来了,入席一起喝几盅酒吧,我是招待帮我粉刷饭馆的老同事,你碰住了,就都是有缘分。”
  
  薛剑锋也豪爽地说道:“逢年过节吃菜喝酒,碰上了就能上席。可我不是一个人,后边还有一位呢。”另一个同样醉眼惺忪的小警察望着门口一手揭着门帘的叶腊梅说:“好呀,还有一个美女呢!”